一鸣惊人!安岳书记县长“吐出”赃款5.2亿

向下

一鸣惊人!安岳书记县长“吐出”赃款5.2亿

帖子  小蚁民 于 周五 六月 18, 2010 3:19 am

一鸣惊人!安岳书记县长“吐出”赃款5.2亿

因为某种原因,我长期关注着四川安岳的社会动态。这个偏僻闭塞的农业大县,没有像样的工业,经济十分落后,有154.5万人口。工资水平仅有成渝两市的30--40%,物价却贵得惊人,肉菜、禽蛋、鱼类价格常高出两市10--30%。不少百姓怨声载道,却又说不出其中原因,只好以“太离谱了”一言以蔽之。倒是一位朋友——安岳一位老资格政府官员的描述,让我揭开了其中“奥秘”:这里做生意的“摊子”太少太小,然而贪官又太多,其狠毒、黑心程度丝毫不亚于大都市贪官,雁过拔毛之后,老板、业主们付出了比大都市同类更多得多的代价,不得已把这样的代价转嫁给消费者,最终体现在物价上,自然而然就让百姓买了单。农民自不待说;就连城镇人口中,不少企事业退休和在职人员的国家规定增发工资被严重拖欠,还因为酷重的物价压力,也不得不千方百计勒紧了裤袋;另有不少人因子女就学或病魔缠身、或买房置业,不得不借债度日,寅吃卯粮,欠下了沉重债务。

这位官员朋友早就告诉我,不少安岳人深感黑暗透顶,其很多黑暗内幕一直被严密地捂着盖着,致使安岳至今仍然“名落孙山”。不过安岳的一连串大案,很可能在最近被一一曝光,这个一直以来“春风不度”的川东大县,就很有可能“一鸣惊人”而“名满天下”了。

近几天接到几封这位朋友的电子邮件。几天前他说县委书记钟毅,最近因贪腐问题被中央和省(朋友未告知什么部门)双规调查,迫不得已“吐出”了3亿元赃款。昨夜他又来邮件说:县长王宏斌也“吐出”了2.2亿元;因此而一并被抓的有县委、县府、人大、政协要员共11人;已经退了赃的钟毅,几天前就已回到县委主持工作。还说这次之所以能揪出这样的“大乌棒”(朋友注释:“乌棒”为四川方言,就是“乌鱼”;“乌”即是黑,常用作代指狠毒、黑心的贪官;“大乌棒”意为很大的贪官),是因为一些人就安岳地方的“金水岸”娱乐城土地和与此联系的官员嫖娼窝点案,工业园土地非法征用、侵权和镇压迫害案,解放桥土地侵权和镇压迫害案等惊天大案,几年来持续不断的上访和控告,使得中纪委等部门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着手调查,才让这些贪官“中箭落马”的。

然而也许他事务繁忙,或许是因为他害怕被人发现“泄露国家机密”、会因此遭受迫害而有些慌乱,因此他的用语有些不太准确。贪官们中箭了,但是并不都“落马”了。你看那位创造了也许是四川省内县委书记贪腐“新高”、“吐出”了3个亿的钟毅,不是还回到了县委主持工作吗?

另外这位朋友没有告诉我,却由我从其他渠道获知:据说钟毅之所以能够中箭而不“落马”,是因为有一个四川省委常委、副省长钟勉作为其“坚强后盾”。几年前就听安岳人说,那时钟勉是资阳市委书记。自从资阳由县级市升格为地级市,安岳由原来归内江市管辖划归资阳市管辖。多半是为了政绩需要,市县一些“重量级”官员——其中少不了有钟勉,在挖空心思苦苦“探索”后,终于想出了开办“工业园”这一“绝招”。于是2002年,安岳工业园就在声势浩大之中鸣锣开场了。这个“场”开得“非常顺利”,因为时任四川省委书记的张学忠大力“引荐”,一位谢氏“港商”携来“巨资”投资入园了——实际上谢氏仅仅到账50万,几天后就把这50万的绝大部分转走了,后来却套走了地方银行和国家项目资金数千万元,几年后卖掉毫无效益、甚至根本就没有过正式经营的厂房;他并非港商,而是土生土长的广东农民,通过关系在香港注册了一个空壳公司,作为掩人耳目的手段;还据说谢氏是张学忠的亲戚或老乡......于是,后来的县内外“富商”纷纷效尤,“携巨资”来安岳工业园兴办五花八门的公司。今天的安岳工业园据说已扩张到了不小规模,已有16个村民组的土地被“吃光”并已有数十个公司入驻;另有大约10多个村民组的土地也被征用“吃光”,正在投入建设之中。这些村民组每组大约有土地400亩以上,多的有500-600亩。由此算来,安岳工业园目前的占地,其已建和正待建设的面积之和,应该在7平方公里以上,占地达到1万亩以上,甚至距离10平方公里也不会相差太远。

安岳工业园扩张速度如此之快,规模如此之大,据说要求入驻的客商至今仍然络绎不绝,园区土地供不应求。看来形势一片大好,客商投资欲望十分强烈,市场经济潜力十分巨大,地方官员们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翻开网上的介绍,说是安岳工业园“2007年,园区26户投产企业实现产值31亿元,占全县规模工业的56%”;2009年上报和公开宣传的产值为65亿元——网上没有这一直接说法,根据后面紧接着的介绍推算得知:“到2010年,园区核心区面积达到5平方公里,园区企业达到100户,建成销售收入上亿元的企业30户;园区工业产值达到100亿元,实现增加值35亿元,对财政的贡献率达到60%以上,就业人数达到20000人以上”,真可谓欣欣向荣、蒸蒸日上;真不愧为光荣、伟大、正确的四川省委、省政府,资阳市委、市政府,安岳县委、县政府及其安岳工业园!

不过,据在安岳工业园打工的几位朋友邮件透露:安岳工业园的实际工业产值,至今为止每年顶多不过2--3亿元,上报和公开宣布的产值,比实际扩大了20-30倍之多。其入驻公司,除科伦达(制药)、普乐(保险柜)效益较好外,其他几乎都扮演着这样的角色:为地方党政做嫁衣,以此换得丰厚回报。他们根本不经营或极少经营;除去守厂之人和为了应付上级党政而经常编造虚假报告、数据的文员,没有或很少有其他人员。一旦上级领导要前来检查或视察,地方党政提前通知企业做好准备。企业临时请来一班人马,以少量原辅材料摆放车间等候。上级领导来厂前几分钟,临时开动机器制造假象,为地方党政“增光添彩”,同时骗取政府项目资金、银行贷款和其他支持。待领导离厂后马上停机,帮忙造假的临时人马领得报酬各自回家,工厂又恢复寂静无声的状态——据朋友称,这段两三年前由安岳作协某人定稿的文字,就是对安岳工业园目前状况最准确而又经典的描述!

几年来,资阳市和安岳地方党政的官员们,就是靠着这样的“创意”,制造出了安岳工业园欣欣向荣、蒸蒸日上的“社会形象”,制造出了“盖世无双”、“伟大不凡”的政绩。因此安岳工业园也连续几年获得了省级“模范工业园”的荣誉称号。这样的称号,就是地方政府与入驻工业园区的企业(公司)联合造假而骗取的,是无中生有的“政绩”。

况且,据说安岳地方电视台(或资阳电视台)最近已作报道:安岳工业园已经征用的土地中,仅有两个村民组的数百亩土地有上级土管部门的合法审批手续,其余均为没有上级部门审批手续的非法征地!

安岳工业园规模及其“经济效益”提升的如此“迅猛”,犹如坐火箭,甚至犹如坐光缆般的神速,自然有钟勉的一份“功劳”,钟勉还能不像坐火箭一般的神速上爬吗?

钟勉上去了,据说与钟勉有着某种特殊关系的钟毅,本该也往上爬的,却不慎被双规调查,吐出了赃款。按照我们这个社会的“潜规则”,钟毅有“立功表现”,因此留任原职,继续在安岳县委主持工作,也就不足为怪了。

看看***吧,***了数百亿元,没有吐出一文赃款,也没有其他任何“立功表现”,而且按照“组织程序”已经离任好几年,仍然是“党和国家领导人”,在某种意义上相当于“留任原职”。那么对比之下,钟毅有“立功表现”,相应就该晋升一级了。可是他却被留任原职,这岂不是不公平么?谁能为钟毅先生鸣冤叫屈呢?

这使我不禁想起了几年前,时任安岳县委书记的谢乃文,因为贪腐案被双规调查,退赃4000多万元。退赃后被平级调往资阳市政府一个部门任职。后来还升任资阳市政协副主席。因此我推测,钟毅在不久的将来,也将获得类似的晋升嘉奖。因此我提议朋友们不必为钟毅先生打抱不平,因为他很有晋升的可能。

甚至,我们根本不必为钟毅的未来担忧。因为他既然贪得了如此之多,肯定会有上级官员接受过他的巨额贿赂的。他在吐出巨额赃款之后能够留任原职这一事实本身,就说明了这样的可能。我们还可以判断,接受过他贿赂的上级官员绝对不止一人而是多人。而接受过他巨额贿赂的那些官员,鉴于他活着的事实,一定会同时主动为他的前途着想的。否则如果那些上级官员做的太绝情,那么不怕被钟毅也同样绝情地“出卖”了,中了那个长着同样势利眼睛的中国特色“反腐之箭”吗?

此外要说的是,贪官们绝不可能贪多少就吐多少的。别以为钟毅只贪了3亿元,王宏斌只贪了2.2亿元。我早有分析,他们贪得金钱后,让自己和家属子女挥霍无度,同时要用大笔钞票向上级行贿,还要确保以后能过上远胜于百姓、近似或等同于“平安官员”的体面生活。在此情况下,他是不可能全额吐出赃款的。因此他能退出3亿元,实际贪腐额至少有4--5亿元。否则,难道他已如此倒霉,还会有人借给他钞票,去填补他因自己和家属子女挥霍、向上级行贿和为自己以后留下一笔巨款而出现的巨大赃款漏洞吗?

因此两位巨贪实际的贪腐额,钟毅绝不会少于4--5亿,王宏斌绝不会少于3--4亿!

于是,我们该清醒地看看自己的悲哀了。这种悲哀到底有多严重,粗略计算就会让我们目瞪口呆:县级党政长官二人的贪腐额就达7--8亿元。有人初步调查,县以下各级在职党政长官的平均合计贪腐额为:村级30万元以上,乡镇一级1000--1200万元左右,每个县局2000万元左右。安岳共有行政村927个,这一级的贪腐额共计2.8亿元左右;乡镇69个,这一级的贪腐额共计7亿元左右;局级单位100多个(含县级党政机关的局级部门),这一级的贪腐额共计20亿元左右。在职党政长官的贪腐额合计,至少在37亿元左右,而其各级党政副职和其他虽然职级低、但握有实权的官员贪腐额合计,按其长官的一半计算,应为18.5亿元左右。以上两笔共53.5亿元。再按贪官给国家、人民带来的平均损失至少等于其贪腐额的5倍计算,那么损失应该在260亿元以上。以上两项(贪腐+损失)合计为310多亿元。也就是说,本来应该属于人民的财富,由于官员们的贪腐及其带来的相应损失,平均每人白白流失了2万多元。如果没有这样的流失,足够解决全社会的养老保险、医疗保障和全部在校学生的费用问题;如果没有这样的流失,给全部在职和退休的党政、事业单位人员增发工资,平均每人就该有近30--40万元之多!而这些贪腐和损失,还不是全部,因为还没有将离职官员的贪腐及其相关损失计算在内!

换个说法:如果将贪官们的赃款全部追回,那么按照现有财政的收支水平,大概可以在50年以内不向任何企业和个人收取任何税费,而完全维持国家财政的正常运转!

说到这里笔者已经目瞪口呆了,不知各位朋友作何感想?

说起安岳党政贪官的狠心、黑心程度,我的那位官员朋友举了一个例子:温州一位客商前来投资安岳原客运站的房地产开发,原计划将大楼修到近20层的高度。为了办理有关审批手续,按照“潜规则”,给审批把关的官员们许诺以房产免费相送。谁知楼房图纸还没出来,官员们就已经“捷足先登”地将门面房和部分好楼层“抢占”一空。据计算被“抢占”的楼房造价,占楼房总造价15%以上,市场价还远远高于这个比例。眼看着利润很可能被官员们吃光吞尽,温州客商在一气之下只好作罢,放弃了给安岳修建“摩天大楼”打造“品牌形象”的打算,修建了一片仅有4--5个楼层的一般性楼房“温州商城”了事。

三年前,安岳因解放桥土地侵权和镇压迫害案的曝光而在海内外小有震惊,然而不久后就因各地其他更大的惊人案件,而让人把安岳扔在了“被遗忘的角落”。现在,安岳党政长官钟毅、王宏斌巨贪案虽被上级官方“关门查处”,然而巨贪案犯依然稳居官位,各类媒体一律噤声未见只言片语;安岳官场众多惊人黑幕,特别是安岳工业园非法征用土地及其严重侵权和镇压迫害案、安岳金水岸娱乐城数百亩土地由租用变征用的黑箱操作及其官员淫窝案,安岳退休党政干部、退休和在职企事业干部、职工的国家规定增发工资久未兑现案等等,亟待良心记者前来采访报道,让这些黑幕大白于天下,让贪官、赃官们无处可藏;让被镇压、迫害的维权难民得以昭雪、吐气,重见天日;让众多百姓获得起码的生活保障!

小蚁民

帖子数 : 19
注册日期 : 10-06-02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